18万人忐忑等抽签,美国工作签证中签率创新低

作者:49彩票教育

18万人忐忑等抽签

北京青年报讯 对于希望留美工作的中国留学[微博]生来说,这段时间非常忐忑难熬。因为他们在美合法工作所主要依赖的H1-B签证在2015财年仅有8.5万个名额,却总共吸引了18.25万名申请者,这意味着中签率不足50%,成为美国移民[微博]局启动“抽签”方式以来中签率最低的一年。这几天申请者正在陆续接到是否被抽中的通知,最晚5月初,他们都将得知这个影响命运的抽签结果。

H1-B签证“中签率”不足50% 中国学生压力大

抽签定去留让人感到很窝囊

申请者正陆续得知抽签结果

美国移民局本月初宣布本年度H1-B工作签证满额的消息,立即引起了所有在美留学生的热议。按照今年8.5万个名额的抽取方式,要先从高学历工作签证申请者中抽出2万个豁免名额,剩下的高学历未中签者再与一般申请者申请件混合,从中抽取6.5万个名额。不少中国申请者表示十分担心。

对于希望留美工作的中国留学[微博]生来说,这段时间非常忐忑难熬。因为他们在美合法工作所主要依赖的H1-B签证(特殊专业人员签证)在2015财年仅有8.5万个名额,却总共吸引了18.25万名申请者,这意味着中签率不足50%,成为美国移民[微博]局启动“抽签”方式以来中签率最低的一年。这几天申请者正在陆续接到是否被抽中的通知,最晚5月初,他们都将得知这个影响命运的抽签结果。

注定有近10万工作签证的申请者今年被“抽签”项目淘汰,这令留学生们感到很窝囊:找到工作已经很不容易,却要因为运气来决定自己的去留。

离开美国 还是继续读书?

分析近十年的数据可以看出,与往年相比,2014年H1-B工作签证的竞争是最大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在每年65000个非高学历配额中,除去智利和新加坡两个协约国的7000名配额外,只有58000名配额可供其他国家申请。而印度人因其语言和技术优势,占据了大部分名额。中国留学生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一些未抽中的申请者表示,自己将会离开美国,回到祖国另寻出路;而另一部分申请失利者则是选择回校再读一个学位或者选择比较容易进入的学校“挂靠”等等,打算明年再战;中签的留学生则是感慨一年的辗转终于有了收获,“今年第一个好消息!”一位网友说道。

虚拟公司钻法律空子牟利

曾就读于哥大新闻学院的陈同学近日刚刚在一间华人电视台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由于工作繁忙,平时也没有随时和律师通话了解自己的申请情况,直到前几天收到了律师邮件,才知道今年的工签状况十分严峻。陈同学表示,如果自己的工作签证不能拿到,可能就会去再读一个MBA[微博]的学位,以学生签证的形式继续留在美国。

面对竞争,不少留学生开始谋求提高申请成功率的方法,也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了可乘之机。ICC便是利用留学生申请H1-B签证牟利的公司代表。ICC在美国并不是实体公司,其本身不能提供任何工作,但是它的“生存之道”就是与申请人签订合同之后,通过出示各种假材料假证明,帮申请人拿到H1-B工作签证,将申请人送至大公司做合同工,再从申请者的薪水中抽取一定比例,即申请人出钱用ICC公司的壳帮忙办理工作签证。虽然美国越来越严格的工作签证申请程序打击ICC,但是通过其递交的申请依然占有很大比例。2013年ICC递交的申请就达到了数万份。通过ICC提交申请的以印度人为主,一些中国留学生也会选择其先申请到工作签证。

抽签定去留让人很“窝囊”

移民改革后名额有望增加

美国移民局本月初宣布本年度H1-B工作签证满额的消息,立即引起了所有在美留学生的热议。按照今年8.5万个名额的抽取方式,要先从高学历工作签证申请者中抽出2万个豁免名额,剩下的高学历未中签者再与一般申请者申请件混合,从中抽取6.5万个名额。从抽签过程中可以看到,本科以上的高学历投递者具有优先权,但不少中国申请者还是表示十分担心。

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和就业状况的好转,工作签证的压力将越来越大。2013年参议院通过的两党起草的“全面移民改革法案”中就有增加工作签证名额的内容,但此法案在众议院未能投票,因此国会所批准的工作签证名额依然保持在8.5万个。

在华人聚集的“北大未名”MITBBS上,一些申请者在紧张地计算着被抽中的“概率”,比如,如果18.25万申请者中有4万硕士以上学历者,则高学历者的被抽中率为71%左右等等。而非高学历者的“中签率”将低于50%。

这一改革法案中,每一财年的工作签证名额被提高到11万,根据情况发展变化最多可以增加到18万之多。根据今年超过18万的申请数量,随着经济复苏,似乎这一法案通过也不能完全解决工作签证“不够”的困境。但是,因为法案中增加了理工类硕博士申请绿卡的名额,简化了他们申请绿卡的手续,会有相当一部分符合要求的人直接申请绿卡,退出H1-B工作签证的竞争。

注定有近10万左右工作签证的申请者今年被“抽签”项目淘汰,这令留学生们感到很“窝囊”。“找到工作已经很不容易,却要因为运气来决定自己的去留。”乔治华盛顿大学毕业的一名留学生这样表示。因此,一些申请者开始寄希望于更为合理的新政策。目前白宫请愿网站“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上的请愿中有两个是关于H1-B工作签证项目的,已经征集到数千签名。

H1-B签证

印度学生将获大部分名额

H1-B签证指特殊专业人员/临时工作签证,是美国为引进国外专业技术人员提供的最主要的一类工作签证。申请者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理论与实践知识,并完成高等教育的专业课程。美国雇主所提供的职位必须被美国法律认可为“特殊专业性工作”。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3年,然后可以再延长3年,6年期满后如果签证持有者的身份还没有转化,就必须离开美国。

分析近十年的数据可以看出,与往年相比,2014年H1-B工作签证的竞争是最大的。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在每年65000个非高学历配额中,除去智利和新加坡两个协约国的7000名配额外,只有58000名配额可供其他国家申请。而印度人因其语言和技术优势,占据了大部分名额。中国留学生的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随着美国经济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选择在美国留学[微博]工作,签证申请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

虚拟公司从中牟利

在如此高压的竞争之下,不少留学生开始谋求提高申请成功率的方法,也让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有了可乘之机。ICC便是利用留学生申请H1-B签证牟利的公司代表。

ICC在美国并不是实体公司,其本身不能提供任何工作,但是它的“生存之道”就是与申请人签订合同之后,通过出示各种假材料假证明,帮申请人拿到H1-B工作签证之后,将申请人送至大公司做合同工,再从申请者的薪水中抽取一定比例,即申请人出钱用ICC公司的壳帮忙办理工作签证。虽然美国越来越严格的工作签证申请程序打击了ICC,但是通过其递交的申请在总申请中依然占有很大比例。2013年的12.4万申请者中,ICC递交的申请就达到了数万份。通过ICC提交申请的以印度人为主,一些没有更好选择的中国留学生也会选择其先申请到工作签证。

虽然美国移民局近些年来处理了一部分ICC小公司,但是由于H1-B签证的申请几年来只增不减,现在仍有一些ICC公司利用法律漏洞牟利。

移民改革后名额有望增加

随着美国经济的复苏和就业状况的好转,工作签证的压力将越来越大。2013年参议院通过的两党起草的“全面移民改革法案”中就有增加工作签证名额的内容,但此法案在众议院未能投票,因此国会所批准的工作签证名额依然保持在8.5万个。

这一改革法案中,每一财年的工作签证名额被提高到11万,根据情况发展变化最多可以增加到18万之多。根据今年超过18万的申请数量,随着经济复苏,似乎这一法案通过也不能完全解决工作签证“不够”的困境。但是,因为法案中增加了理工类硕博士申请绿卡的名额,简化了他们申请绿卡的手续,会有相当一部分符合要求的人直接申请绿卡,退出H1-B工作签证的竞争。

背景

H1-B签证申请量 是美国经济晴雨表

H1-B签证指特殊专业人员/临时工作签证,是美国为引进国外专业技术人员提供的最主要的一类工作签证。申请者必须具备一定的专业理论与实践知识,并完成高等教育的专业课程。

美国雇主所提供的职位必须被美国法律认可为“特殊专业性工作”,例如:电脑程序师、工程师、律师、会计师、建筑师、管理顾问、财务分析师、市场调查分析师、教师、教授等。持有H1-B签证者可以在美国工作3年,然后可以再延长3年,6年期满后如果签证持有者的身份还没有转化,就必须离开美国。

H1-B签证是由在美国本土的雇主代申请人向移民局提出的签证申请。从这一点可以看出,H1-B签证申请的最基本因素就是申请者需要在美国找到工作,这也意味着H1-B签证的申请与美国经济发展密不可分。最早以前美国每年H1-B名额为6.5万,IT行业发展迅速,就业形势火爆,美国经济不断发展,在高峰之时,H1-B的名额达到了19.5万。之后由于IT泡沫破灭,H1-B签证申请名额逐渐缩减为6.5万。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经济萧条,国际学生在美国就业进入了一个艰难的时段。直到2012年经济回暖,H1-B申请人数逐渐恢复激烈状态,申请名额紧张,使得2008年以来从没采用过的“电脑抽签”手段再次出现。(李思莹)

本文由49彩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