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破外市,不融于港又难恢复生机各地身价

作者:中小学教育

  每天早上,在深圳罗湖、福田、深圳湾等关口,排着队、背着书包的跨境儿童成了一道特殊的风景线。这些儿童大都是“港生”儿,父母是内地人,而他们因为出生在香港,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也可以享受香港各种社会福利。

北京晚报报道 双非儿童,是指父母皆非香港人,却在香港出生、具有香港户籍身份的儿童。以往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都是小学开始考虑,殊不知在香港,想给孩子报个幼儿园,都要通宵排队。近来,香港幼儿园又进入招生季节。今年,靠近深圳的新界北区幼儿园学位早早告急,不少来自内地的家长[微博]通宵排队报名面试却难以如愿。无奈之下,很多居住在深圳的“双、单非”学童,不得不转赴他区求学,临近深圳湾口岸的新界西成为“双非”儿童家长的新热点。近期就有家住深圳福田和罗湖的跨境学童家长,到元朗、天水围参观多间校舍。有“双非”学童家长坦言,为免孩子舟车劳顿,不排除举家搬往接近西部通道的深圳西,实行现代版“孟母三迁”。

  ●成本不高

随着双非儿童数量的逐渐增多,香港本地人不满内地人占用医疗资源,占用学位等问题的矛盾不断激化。20多万的双非儿童成为了一群有着“尴尬身份”的人。他们既无法成为香港人,也难以像正常的内地孩子一样在内地生活。他们未来在港的生活和权益,成为了家长最关心的问题。

  “在深圳生活,在香港读幼儿园的成本花销并不高。现在香港学制已经和内地一致,实行九年义务教育。”深圳从事策划工作的吴先生说,“我的儿子快3岁了,在香港出生,如果以后在深圳读书,借读费会很贵。所以,我想让孩子到香港上幼儿园,提前热身。” 吴先生去年已经在香港上水的一家幼儿园为儿子报上名,今年就可以去上幼儿园了。

身份尴尬

  “我的宝宝在香港读的幼儿园。学费加上校服费、午餐费每月大概也就600港元左右。费用相对目前在深圳的某些幼儿园,实惠很多。”在深圳做文秘工作的林小姐说。她的宝宝每天在小区等候幼儿园的保姆车,大约上午11时搭车,下午1时到沙角幼儿园,晚上6时回来。

留港难回去贵

  在香港,约有940所幼儿园、13万名幼儿园学生。香港政府有多种形式的补贴。如果是就读非营利的幼儿园,每个香港的孩子不但能够申请到1万多港元的学券,还能为老师带来2000港元的发展津贴,所以那些生源不足的幼儿园是非常欢迎大家报名的。

早前大批内地“双非”孕妇来港产子,令不少港爸港妈抗议占领医疗资源。虽然现在香港政府已经对“双非”实施长期零配额政策,但早几年在港出生的“双非”学童,逐步到了上学的年龄,再次引起了教育资源的争议。

  ●教育良好

有香港家长不忿内地“双非”学童争夺香港孩子的入学名额,为子女彻夜排队“抢位”。亦有幼儿园在香港家长要求下,实行“就近入学”原则,设置广东话面试环节,令生于香港却成长于内地的小孩毫无优势,有内地家长抱怨制度不公平,还有家长心灰意冷,后悔在香港生孩子。

  “香港对英语教育很重视,孩子的英语学习会好一些”、“香港教育局对幼儿园每个班级教师与孩子的比例有明确规定,即最低限度达到1∶15,不得超额,以确保教学质量”、“老师特别有耐心,我们放心”……家长选择把孩子送到香港上幼儿园,除了费用合理,香港幼儿园的教育品质是许多家长更加注重的一方面。

有不少内地家长表示宁愿让子女返回内地读书,但因为港澳身份的孩子在内地读书实在是太贵了。目前深圳公办小学已全面收紧港澳籍学生的报名政策,“双非”孩子只能在深圳上民办学校或学费高昂的国际学校。经济条件并不足以负担的家庭,便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留港上学难,回去上学贵!

  在内地长大的孩子到香港幼儿园,会习惯那里的环境吗?深圳的田小姐说,香港的幼儿园会安排很多“爱心”活动,她的女儿从深圳幼儿园,转到香港幼儿园之后,两个星期就适应了。

彻夜排队

  去香港读幼儿园的家长,更倾向于选择离深圳较近的北区、沙田区、元朗等区域的幼儿园。“即便这样路途大概也需要两个小时,好在现在通关速度很快。”一位家长妈妈在“深圳亲子王国论坛”上表示。她觉得,跨境读幼儿园,虽然会有一点儿辛苦,但是从成本、教育质量等来综合考量,挺值。

内地家长露宿公园

  ●幼儿园欢迎

紧邻深圳的香港上水区的幼儿园仅有数十个学位,却引来逾1500名家长报名。有深圳双非学童家长提前3天就到场通宵排队;亦有家长全家出动不眠不休奋战;更有人表示,如果女儿不被录取,还会继续到香港其他幼儿园排队,直到招生截止。

  由于香港本土出生率持续低迷,香港本地幼儿园学童数量持续下降,很多幼儿园甚至出现招生不满的局面。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根据香港教育局的有关规定,这些幼儿园可能会面临关门的情况。

在长长的人龙中,不乏香港本地家长的身影,港人曾先生表示,担心儿子上不了幼儿园,凌晨四点就来排队了。有意思的是,这场幼儿园学位大战,还吸引本地中介打起了代办生意,高昂的收费竟然超过一万港元,更有港人以800港元“帮你排队”,兜售筹号。

  因此,香港很多幼儿园都看到了“港生”儿童的需求,纷纷出台措施吸引生源。有的幼儿园推出了两文三语教育(中文、英文书写,粤语、英语和普通话口语),有的幼儿园派出跨境校车专门接送,还有的幼儿园亲自派出校董赶赴深圳与家长会面讲解自己幼儿园的教学理念。

有专家预计,大量“双非”适龄学童涌港入读小学一年级的情况,还将持续数年。

  不过,面对迅速增长的“跨境儿童”,香港地少人多,基础设施开始显得不足。对此,香港教育局的相关官员表示,政府将会认真制订相关方案,从财力和政策上给予辅助和支持,力求让在香港幼儿园的每一个学童开心游戏,愉快学习。

  中介代办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万余元指定学校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此种情况下,还真有家长聘请深圳的中介,办理孩子的入园事宜。根据双方协议,对方有专人可以帮助领取幼儿园申请表。此外,还有专门老师针对幼儿园的面试环节,对宝宝进行临时补课,帮助孩子在面试时闯关,当然费用也不菲,前后差不多需要1万元。不过对方承诺,一旦孩子被香港幼儿园拒收,可以全额退款。有家长表示全因“今年竞争太惨烈,才出此下策”,无非是希望确保宝宝能在竞争中抢占一席之地。

据了解,深圳其余几家代办入读香港幼儿园的中介公司,服务费均在8000至9800元人民币,不但标榜“保证入学”的一条龙服务,由取表到交表、领取面试通知书,以至模拟面试训练等,还承诺以渔翁撒网式代报6至8间幼儿园,但不包括最受欢迎的幼儿园,若要指定报读热门幼儿园,则要另加最多2000元人民币的“排队费”。

舟车劳顿

现代版“孟母三迁”

不少“双非”学童家长为求一张录取通知书,近日经罗湖、福田、深圳湾等口岸到屯门、天水围一带择校,排队报名,奔波来回颇辛苦,路费亦花费不少。家住深圳的林女士表示,在8月至9月间,来回深港数十次,每次排队都要四小时以上,苦不堪言。她说,最令人焦虑的是,即便早上出发,也难领到理想的号码得到面试机会。

北区学位爆满,“争破头”也失败的“双非”家长们,不得不转赴其他区求学,临近深圳湾口岸的新界西成为“双非”学童家长的新热点。近期就有家住深圳福田和罗湖的跨境学童家长,到元朗、天水围参观多间校舍。有“双非”学童家长坦言,为免孩子舟车劳顿,不排除举家搬往接近西部通道的深圳西,实行现代版“孟母三迁”。

  港式教育 哪个对孩子更好?

跨境学童家长梁女士表示,在香港,儿子可以同时学习两文三语,上学心态也积极健康。她认为,与内地的机制相比,香港的教育更利于孩子成长,所以就算每天要花费接近5小时的来回车程的奔波求学,也是值得的。

亦有家长对香港幼儿园和小学校的人文活动赞不绝口,比如参观博物馆、教小朋友搭地铁等,让孩子从小开始接触社会。另外,幼儿园不仅给小朋友发书带回家阅读,还会给家长发书,让家长学习如何教育孩子。

公立免费 家长负担轻

除了教育质量外,香港公立小学免收学费,只要交书本费,也成为吸引学童的原因之一。公立学校一年只要2000多港元,低收入家庭还有香港政府资助。学校的课外活动基本全是免费的,有学校办的,也有政府基金支持的,只有每月950港元的校车费是家长出的。

而毗邻的深圳普通幼儿园学费和伙食费每个月就要过千元,好一点的幼儿园更要贵至5000元,但教学质量没有香港好。更重要的是,香港的学校对学生公平、不用送礼。

  港教育局 本地学童优先

家长排长龙等候幼儿园入学申请表的现象,也引起了香港教育局的关注。香港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回应,无论幼儿园及小学,要排队领取表格都是正常行为,最重要是申请过程顺畅。

吴克俭透露,未来两星期教育局会与学界召开各方面的会议,看看如何将整个收生程序做得更好。香港教育局呼吁幼儿园引入网上申请方法,还建议安排首几天让香港当地及有兄弟姐妹的同学优先申请,然后逐步让不同群体申请。吴克俭强调全港幼儿园的学位充足,但若学童申请多间幼儿园,则未能反映实际需求。

双非家长 梦想渐成鸡肋

6年前到香港“闯关”生子的记忆,仍时常在梁楠脑中蹿出来。在过去十多年里,数以万计的“双非孕妇”都“前仆后继”地进行着这种玩命的冒险。穿越了生死线并诞下一个健康的男婴后,原本是职业女性的梁楠辞职做了全职陪读妈妈。她目标很简单:让孩子读香港最好的学校。

但很快她发现,这“并不简单”。她为孩子选了一所位于港岛的幼稚园,以便“更易升入优质中小学”,但代价是每年10万港币的学费和每月至少4万港币的花销。作为内地普通中产,梁楠渐感入不敷出。

家住深圳的潘女士有两个孩子,第一个孩子是深圳户籍,目前正入读深圳一间公立学校。第二个孩子在香港出生,目前在深圳读幼儿园。潘女士最纠结的是第二个孩子明年就要上小学了,现在面临上学难的问题。深圳的公立小校不接收“双非”学童,有极个别比较好的私立学校,入学门槛却特别高,“双非”童挤破脑袋想进去,拼命找关系也许只能够获得一个入学考试的资格。去香港排学位,她又感到特别茫然,她只为孩子在香港申请了一个学位,还不知道是否能被录取。她感觉赴港生子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双非”孩子的激增让香港这个弹丸之地不堪重负。学位紧张等负面效应凸显,内地家长和香港家长的冲突不断升级。曾有一来自广东的“双非”儿童表示内心有挥之不去的卑微感—害怕说话,担心口音;害怕坐车,坐错了也不知道怎么回来;害怕做事,怕“不懂规矩被别人用‘大陆仔’来标签。一度不想做香港人,却又回不去家乡。”

如此困境,即使往返深港两地跨境读书也无法化解。姚妈妈就是其中一位:“看不下去了。宝宝每天清晨睁眼还是深圳人,舟车劳顿后变身香港人,晚上再变回来。保姆车费快贵过学费,很多港校以无供车服务为由拒收‘双非’—路上被水客抢道,步步惊心,还得谨防在幼稚园中被当成‘北佬’欺负。”“在这种折磨中,梦想已渐成鸡肋。”

本文由49彩票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